重回一線(xiàn)城市,一些年輕人“回籠漂”

  來(lái)源:中國青年報 中國青年網(wǎng)王雪兒2023-04-11
打印本文
核心提示:這個(gè)春天,一些年輕人選擇重回北上廣深等一線(xiàn)城市?!拔液捅本畯秃稀??!睆垞P前不久從家鄉回到北京,他把這個(gè)城市比作和他“愛(ài)恨糾纏了多年的戀人”。作為一名自由職業(yè)

這個(gè)春天,一些年輕人選擇重回北上廣深等一線(xiàn)城市。

“我和北京‘復合’了?!睆垞P前不久從家鄉回到北京,他把這個(gè)城市比作和他“愛(ài)恨糾纏了多年的戀人”。作為一名自由職業(yè)者,理論上他可以在任何地方生活,但最現實(shí)的原因是“甲方在下需求的時(shí)候,還是希望能面談”。即使作為“數字游民”,一線(xiàn)城市的工作機會(huì )也顯而易見(jiàn)地更多。

房產(chǎn)中介葛林感受到了這種變化。2022年疫情期間,找他轉租的人不少,每一個(gè)離開(kāi)北京的租客好像都打定主意不再回來(lái)了。

“今年過(guò)完年以后,來(lái)租房的人就變多了,房?jì)r(jià)也漲了?!备鹆指嬖V中青報·中青網(wǎng)記者,周末的一天他接了3撥兒客戶(hù),看了20多套房子,微信步數達到35819步。在他的客戶(hù)中,很多都是從外地回來(lái)的“回籠漂”。

“回籠漂”形容那些在北上廣深和其他城市之間反復流動(dòng)的年輕人,以重返一線(xiàn)城市的頻次作為衡量標準,有人是二次“漂”,有人是三次甚至更多次。

智聯(lián)招聘聯(lián)合澤平宏觀(guān)發(fā)布的《中國城市95后人才吸引力排名:2022》顯示,一二線(xiàn)城市95后人才凈流入占比分別為9.1%、3.4%,遠高于總體的5.4%、0.4%。

BOSS直聘研究院院長(cháng)常濛也在近日透露了一個(gè)數據,有23%的人會(huì )在逃離北上廣深15個(gè)月左右后,選擇回歸一線(xiàn)城市。

“北京也不會(huì )是我的歸處”

“如果說(shuō)在北京的生活是拿了一張虛構的藏寶圖,那回老家的生活更像拿了一本無(wú)字天書(shū)?!倍兑舨┲鳌坝质抢衔摹狈窒砹俗约簭谋本┗氐郊亦l小城的感受?!霸诮?jīng)歷過(guò)N多場(chǎng)互相看不順眼的面試和人才補助申領(lǐng)失敗之后,才發(fā)現家鄉好像并沒(méi)有想我。小城的工作似乎只剩下了幾種選擇——老師、醫生、公務(wù)員……”

在這條視頻的評論區,網(wǎng)友“某人”發(fā)表看法:“大城市競爭大,小城市連競爭的機會(huì )都沒(méi)有?!?

2022年9月,22歲的李天被確診多囊卵巢綜合征,病因是連續一年996的工作強度和超高的銷(xiāo)售業(yè)績(jì)壓力。那是她“北漂”的第一年,身體的“抗議”讓她選擇辭掉了自己本科畢業(yè)后的第一份工作,選擇離開(kāi)北京。

從2022年9月回到家鄉開(kāi)始,李天一直試圖尋找一份體面的工作,“但是小城真的是一個(gè)特別需要人脈的地方,有一些好的崗位,其實(shí)是不對外招聘的”。她打聽(tīng)到,“如果想要得到一個(gè)還不錯的工作崗位,大概需要花20萬(wàn)元左右疏通人脈、打點(diǎn)關(guān)系”。

“我家在哈爾濱附近的一個(gè)縣城里,如果在哈爾濱找一份普通工作,月收入大概在3000元左右?!崩钐煺f(shuō),自己上一份工作收入過(guò)萬(wàn)元,除去每個(gè)月6000元的生活花銷(xiāo),她還能存下來(lái)近5000元?!斑@么看下來(lái),北京的職場(chǎng)是公平的,評價(jià)標準就是個(gè)人能力?!?

“那就試試特崗教師吧?!崩钐斓母改刚f(shuō),女孩子還是要找一份“穩穩當當”的工作。

“剛好朋友今年特崗教師上岸?!崩钐旄嬖V記者,但正是這位朋友的講述讓她下定決心離開(kāi)家鄉,再次回到北京。

“不想過(guò)一眼望到頭的生活?!崩钐斓呐笥迅嬖V她,(實(shí)習)工資到手2000元,家里邊目前已經(jīng)開(kāi)始安排相親了?!叭绻铱忌狭?,那大概就是在附近上個(gè)班,很快結婚生子,我的人生就這樣定性了?!?

李天想趁著(zhù)年輕,再多看看。

“如果只是收入低,那我可以降低自己的生活標準,但是這邊的職場(chǎng)氛圍讓我無(wú)法接受,大家好像都是‘得過(guò)且過(guò)’?!饼R思瑤2019年年底離開(kāi)北京,出國留學(xué)兩年后隨男友回到了家鄉呼和浩特發(fā)展,入職了一家直播公司,“工作職責并不明確,直播運營(yíng)這個(gè)崗位只有我一個(gè)人,我必須是一個(gè)‘綜合型人才’,什么都可以干”。

“入職時(shí),公司并沒(méi)有和我簽署勞動(dòng)合同?!饼R思瑤告訴記者,“沒(méi)有繳納五險一金,工資、獎金拖兩個(gè)月是常有的事情,但不常加班確實(shí)是真的?!?

“雖然忙碌的時(shí)候很少,但是閑的時(shí)候真的很焦慮,覺(jué)得自己在虛度光陰?!蓖跣恼Z(yǔ)的家鄉在中原地區,她就讀于上海的一所大學(xué),專(zhuān)業(yè)是服裝設計。2022年畢業(yè)前,她拿到了兩家公司offer,一家在上海,另外一家是浙江一個(gè)小城,距離上海100公里左右。兩家公司給出了同樣的薪水——7500元。

“在上海,我租房子的租金可能都不止這么多錢(qián)?!蓖跣恼Z(yǔ)選擇了浙江的小城,本想好好學(xué)服裝設計,攢兩年經(jīng)驗跳槽。但是進(jìn)入公司之后,卻被分配到了管理崗,每天和數據報表、PPT打交道,王心語(yǔ)覺(jué)得這可能不是自己想要的工作。

最近,王心語(yǔ)在豆瓣發(fā)帖,想要重新回到上海,在快節奏的工作環(huán)境中,實(shí)現自己的人生價(jià)值。

2022年8月,和男友分手后的齊思瑤毅然決然地辭職,回到北京“背水一戰”。前不久,她入職了一家上市公司,仍然從事直播運營(yíng)的工作,但團隊有40人?!邦I(lǐng)導很重視我,在這里我慢慢感受到了自己的價(jià)值?!?

但是,仍然有一些時(shí)刻讓齊思瑤懷疑自己重回北京的選擇是否正確。那些時(shí)刻有——早高峰被人流推上地鐵;加班的凌晨,獨自打車(chē)回家;為擠時(shí)間不得不點(diǎn)外賣(mài)……

養好身體,李天背上了返京行囊。不到一個(gè)月她就找到了一份短視頻編導的工作,與本科專(zhuān)業(yè)相關(guān)。沒(méi)有996,業(yè)績(jì)壓力也比較小。她說(shuō):“北京總是有很多的機會(huì ),雖然收入比不上之前,但我覺(jué)得會(huì )有更大的成長(cháng)空間?!?

現在,李天在工作之余運營(yíng)著(zhù)自己的抖音賬號,她說(shuō):“北京也不會(huì )是我的歸處,人生的下一站也許是杭州?!?

經(jīng)濟壓力之下,他們“回籠漂”

“回來(lái)是為了給所有幫我的人一個(gè)交代?!崩罹锰寡宰约褐匦禄氐奖本┳钪饕哪康木褪琴嶅X(qián)。

2008年,20歲的李均婷和幾個(gè)同學(xué)約著(zhù)一起闖北京,她從房產(chǎn)中介做到凡客誠品的客服,最后進(jìn)入保險行業(yè),從地下室住到半地下室再搬進(jìn)樓房,她說(shuō):“發(fā)展最快的那幾年,我是和北京一起成長(cháng)的?!?

10年之后的2018年夏天,P2P (互聯(lián)網(wǎng)金融點(diǎn)對點(diǎn)借貸平臺) 爆雷,李均婷是投資者之一。投資失敗,欠了40萬(wàn)元的債。同年,她與丈夫的婚姻走到盡頭。女兒兩周歲,歸她,分得財產(chǎn)8.5萬(wàn)元。

“離婚那天,我轉頭就進(jìn)入了工作狀態(tài)?!崩罹酶嬖V記者,在北京的這些年,她一直處于極快的生活節奏中?!氨本﹥?yōu)秀的人太多了,總是處于比較中。想換大的房子,想換更好的車(chē),欲望拉扯著(zhù)我的生活,這么多年,從來(lái)沒(méi)有停下來(lái)過(guò)?!?

接連的打擊使得李均婷陷入長(cháng)期的抑郁情緒中。2020年年初,新冠疫情暴發(fā),李均婷和哥哥都被隔離在了赤峰老家,兄妹倆總在一起談心?!拔腋绯Uf(shuō)他心疼我,不想讓我一個(gè)人在北京拼了?!?

20歲離家后,李均婷鮮少回家,自覺(jué)虧欠父母,在哥哥的勸說(shuō)下決定帶著(zhù)孩子回老家,“努力賺錢(qián)還債,好好照顧父母”。

“赤峰很小,生活安逸?!崩罹酶惺艿搅司眠`的慢節奏,“連機動(dòng)車(chē)限速都和北京不一樣?!钡?,回家剛剛半年她就發(fā)現“掙不到錢(qián)”?!爱敃r(shí)我在赤峰最大的一家直播公司,給企業(yè)帶貨?!崩罹盟嵉墓べY,只能維持她和孩子的日常生活,“別說(shuō)還債了,再這么下去可能會(huì )有新的債務(wù)”。

還是得回北京。她打算回北京的那個(gè)月,父親腦出血復發(fā)全身癱瘓,幾經(jīng)糾結,李均婷決定留在家里照顧老人,但心里一直放不下欠的債?!拔椰F在還欠著(zhù)哥哥姐姐還有朋友們的錢(qián),他們當時(shí)特別信任我,把信用卡借給我刷,后來(lái)出事了逾期,也特別地包容我?!崩罹谜f(shuō),在人生的至暗時(shí)刻,多虧了親友的幫助。

2022年年末,防疫政策轉變,父親的身體也有所好轉,李均婷重新回到北京。在前同事的引薦下,重新回到保險行業(yè)?!拔椰F在每天挺拼的,但不再是為了自己的欲望?!崩罹谜f(shuō),她想早點(diǎn)兒還上債,也想為孩子創(chuàng )造更好的教育和生活條件。

“即使回北京經(jīng)歷了教培行業(yè)大裁員的風(fēng)波,我也沒(méi)有想過(guò)再次離開(kāi)?!睆埳汉軕c幸自己在2019年疫情開(kāi)始前選擇重新回到北京,現在,她十分理解那些在小城“過(guò)不下去”的年輕人。

“當年離開(kāi)北京,是因為懷孕了,看著(zhù)高昂的房?jì)r(jià),覺(jué)得自己沒(méi)辦法在北京擁有一份穩定幸福的生活?!蹦菚r(shí)候,家鄉的省會(huì )城市太原成了張珊和愛(ài)人的首選,“開(kāi)發(fā)了高新區,有很多商場(chǎng),也有一些藝術(shù)展和演出,覺(jué)得確實(shí)還挺不錯的?!鄙钏际鞈]之后,他們在太原訂了一套“期房”,正式安家落戶(hù)。

但是,令張珊沒(méi)想到是“生存問(wèn)題”成了他們一家人遷居太原之后面臨的首要問(wèn)題?!盁o(wú)論是創(chuàng )業(yè)還是上班,都滿(mǎn)足不了我們日常生活的開(kāi)支?!睆埳涸谔_(kāi)了一家花店,但她很快發(fā)現,就鮮花市場(chǎng)來(lái)說(shuō),拿到企業(yè)端的“大單”需要豐富的人脈關(guān)系,面向大眾的市場(chǎng)主要走的是“低價(jià)競爭”,“不需要多好看,也不需要做品牌。9個(gè)月的時(shí)間,純盈利兩萬(wàn)元?!?

張珊一家三口的生活成本全都系在了丈夫的收入上?!八粋€(gè)月的工資大概5000元左右,在太原算很不錯的收入了?!钡?,扣去每個(gè)月需要還的4400元房貸,只剩1000元的結余做日常生活費用,張珊覺(jué)得捉襟見(jiàn)肘。

上有老要贍養,下有小要撫養,“雖然北京生活成本大,但我們核算之后發(fā)現是有結余的”。如果再過(guò)幾年,可能工作就不好找了,經(jīng)濟壓力之下,這對夫妻“回籠漂”。

2019年,賣(mài)了太原的房子,倆人帶著(zhù)孩子重新回到北京,進(jìn)入互聯(lián)網(wǎng)行業(yè)工作,如今他們的收入不僅可以滿(mǎn)足日常開(kāi)支,買(mǎi)房也在計劃中了。

“或許懷念的不是上海,而是那群人”

很多人逃離一線(xiàn)城市的目的地并不是“家鄉”,而是某個(gè)宜居的陌生小城,但在那里建立新的社交圈十分困難。

王心語(yǔ)的大多數同學(xué)都留在上海,在浙江小城唯一的熟人是和她一起入職這家公司的大學(xué)同學(xué)?!霸谶@里沒(méi)有建立起新的社交圈,一方面是因為小城的公司員工流動(dòng)性低,大家的年齡比較大了,聊不到一起;另一方面是同事的關(guān)系和朋友、同學(xué)還不太一樣,你會(huì )覺(jué)得可能有一些是不能完全跟他們講的?!蓖跣恼Z(yǔ)總覺(jué)得這里雖然是一家服裝公司,但包容度似乎并不強。

“我剛來(lái)這家公司的時(shí)候,有一個(gè)實(shí)習生每天都會(huì )畫(huà)一個(gè)比較濃的歐美妝容。但是我們這邊會(huì )有工藝師說(shuō)她化的妝太濃,感覺(jué)非??鋸?。不化的時(shí)候又會(huì )說(shuō)‘我都認不出來(lái)你了’?!蓖跣恼Z(yǔ)介紹,這里的工藝師,可能就是縫紉工出身,技術(shù)非常厲害,但是本身受的文化和時(shí)尚教育并不足,在日常生活中也很少見(jiàn)多元的裝扮。

每每這時(shí),她就會(huì )懷念上海武康路一些自發(fā)的“文化時(shí)尚活動(dòng)”,“先鋒、自由且包容”,“也許這不是你的日常生活,對于時(shí)尚行業(yè)的人而言,確實(shí)可以提供一些創(chuàng )作的氛圍和靈感?!?

也有熱心人給王心語(yǔ)介紹男朋友,但都不了了之?!斑@邊的男孩子更傾向于找本地的女孩子,人家會(huì )覺(jué)得你總是要離開(kāi)的,有太多不穩定的因素?!蓖跣恼Z(yǔ)說(shuō),她的父母倒是希望她能找一個(gè)外地男朋友,這樣兩個(gè)人如果有更好的機會(huì )就可以沒(méi)有后顧之憂(yōu)地離開(kāi)。

王心語(yǔ)總是想重新回到上海,大學(xué)的時(shí)候,她最喜歡和同學(xué)從學(xué)校騎共享單車(chē)到黃浦江邊,邊吹風(fēng),邊聊天,邊散步,也喜歡和朋友們逛上海稀奇古怪的市集長(cháng)見(jiàn)識。

“或許懷念的不是上海,而是那群人?!彼f(shuō)。

讓張珊印象深刻的是,“在太原,我很難融入‘小區社交圈’?!彼3SX(jué)得自己和周邊人群的育兒理念格格不入。

回到北京之后,張珊夫妻找回了自己固定的社交圈,“大家時(shí)常出去玩一玩,也會(huì )一起商量著(zhù)去干點(diǎn)什么,不管最后是否可行,朋友們總會(huì )討論并提出建議,也會(huì )分享一些自己的見(jiàn)聞?!边@是在太原很少有的體驗:“因為在太原我們認識的人會(huì )比較少,大家的方向其實(shí)也比較明顯,生活比較安逸,沒(méi)有什么明顯的欲望一起做點(diǎn)事情?!?

在齊思瑤看來(lái),從呼和浩特再次回到北京,自己重新?lián)碛辛松缃慌d趣和能力?!耙痪€(xiàn)城市的人口基數大,意味著(zhù)遇到有趣的人的可能性就會(huì )變大?!薄盎鼗\漂”后,齊思瑤有了更多的興趣交新朋友,“和朋友聊天本身就是輸入的過(guò)程”。

在北上廣深,交朋友的方式可以有很多種。

張揚在朋友們的眼中是不折不扣的文藝青年,他在北京的朋友圈大多通過(guò)展覽、話(huà)劇、電影和講座建立。

“2020年之前,北大還沒(méi)有封閉管理,我經(jīng)常去蹭戴錦華老師的課,當時(shí)就認識了一些‘摯交’?!睆垞P說(shuō)。

2021年秋天,他和朋友合伙開(kāi)的酒吧倒閉了。同年11月,退了租,坐了16個(gè)小時(shí)的綠皮火車(chē),回到包頭。凌晨5:11到達,下車(chē)之后想吃個(gè)早餐,卻發(fā)現大多數早餐攤都沒(méi)營(yíng)業(yè)。

他在朋友圈寫(xiě)道:“想必未來(lái)每一個(gè)饑餓的凌晨都會(huì )無(wú)比想念深夜兩點(diǎn)出攤的北京早餐和30分鐘可送達的外賣(mài)小哥?!?

回家前,他帶著(zhù)下載了數千部電影的機械硬盤(pán),買(mǎi)了手沖咖啡裝備和投影儀,企圖用一種“淺薄無(wú)聊但體面的”生活方式對抗小城“幾乎空白的”文化生活?;丶抑?,張揚成了一名撰稿人?!安恢褂霸u,什么活都接?!?

在包頭,他也曾試著(zhù)融入初高中同學(xué)的社交圈,但張揚遺憾地發(fā)現:“由于彼此的生活經(jīng)歷不同,和同學(xué)回憶完青春之后,便難再有共同語(yǔ)言?!彼f(shuō):“最長(cháng)的一次25天沒(méi)有出門(mén)?!?

“說(shuō)實(shí)話(huà)頭一次北漂會(huì )有一種恐懼,這個(gè)地方會(huì )使我產(chǎn)生不自信感,大家都太優(yōu)秀了,我總覺(jué)得自己可能沒(méi)有能力在這里扎根?!睆埳赫f(shuō)。

“北京一直都是這樣,競爭強,壓力大,節奏快;但再回來(lái),總得明確地圖點(diǎn)兒什么,可能是物質(zhì)享受,可能是醫療資源,也可能是精神需求?!睆垞P說(shuō)。

“除了收入這方面,我覺(jué)得最大的一點(diǎn)還是機會(huì )比較多,因為說(shuō)實(shí)話(huà)每個(gè)人都會(huì )面臨中年危機,在一線(xiàn)城市,解決各類(lèi)危機的機會(huì )肯定會(huì )多一些,教育資源更有保障?!睆埳翰⒉缓蠡谧约褐鼗乇本┑倪x擇。

"如果想‘回籠漂’,可能要趁早打算,即使在一線(xiàn)城市,女性在職場(chǎng)上也并不占優(yōu)勢,年齡越大越吃虧?!?3歲的王心語(yǔ)已經(jīng)開(kāi)始有35歲危機,除了上海之外,杭州等新一線(xiàn)城市是她的“備選項”。

(應受訪(fǎng)者要求均為化名)

編輯:月兒


重回一線(xiàn)城市,一些年輕人“回籠漂”

 

免責聲明:

1、本網(wǎng)內容凡注明"來(lái)源:315記者攝影家網(wǎng)"的所有文字、圖片和音視頻資料,版權均屬315記者攝影家網(wǎng)所有,轉載、下載須通知本網(wǎng)授權,不得商用,在轉載時(shí)必須注明"稿件來(lái)源:315記者攝影家網(wǎng)",違者本網(wǎng)將依法追究責任。
2、本文系本網(wǎng)編輯轉載,轉載出于研究學(xué)習之目的,為北京正念正心國學(xué)文化研究院藝術(shù)學(xué)研究、宗教學(xué)研究、教育學(xué)研究、文學(xué)研究、新聞學(xué)與傳播學(xué)研究、考古學(xué)研究的研究員研究學(xué)習,并不代表本網(wǎng)贊同其觀(guān)點(diǎn)和對其真實(shí)性負責。
3、如涉及作品、圖片等內容、版權和其它問(wèn)題,請作者看到后一周內來(lái)電或來(lái)函聯(lián)系刪除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