布達拉宮近40年零火災是怎么做到的

  來(lái)源:中國青年報 中國青年網(wǎng)張國 耿學(xué)清2023-12-13
打印本文
核心提示:只有極少人進(jìn)入過(guò)午夜時(shí)分的拉薩布達拉宮——事實(shí)上,每天只有6個(gè)人能在那里過(guò)夜。當宮門(mén)上過(guò)鎖,兩個(gè)小組會(huì )留在門(mén)后,守在這層層疊疊、迷宮一樣的宏大建筑群里。他們3人一

只有極少人進(jìn)入過(guò)午夜時(shí)分的拉薩布達拉宮——事實(shí)上,每天只有6個(gè)人能在那里過(guò)夜。當宮門(mén)上過(guò)鎖,兩個(gè)小組會(huì )留在門(mén)后,守在這層層疊疊、迷宮一樣的宏大建筑群里。他們3人一組,分別在金頂和西大殿。

 6人中包括布達拉宮管理處3名工作人員、一名僧人和兩名年輕的消防員。他們各司其職,但總體職責,可用1899年十三世達賴(lài)喇嘛在此處頒布的一份通告來(lái)說(shuō)明。那份通告多次提及了防火和防盜事項,要求各殿的香燈師從早晨開(kāi)門(mén)起“坐守到天黑”,要“晝夜監視,時(shí)刻警惕”。

 120多年后,肩負監視責任的這些人員,值夜時(shí)就睡在布達拉宮的制高點(diǎn)金頂和最大的一間殿堂。西大殿是五世達賴(lài)喇嘛的享堂。他們守著(zhù)3個(gè)多世紀前清朝皇帝所賜“達賴(lài)喇嘛”的封號,在康熙皇帝贈送的幔帳旁邊、乾隆皇帝御筆題詞的牌匾之下,在那776.2平方米的空曠殿堂里,鋪下墊子席地而臥。身邊不遠就是密集鑲嵌著(zhù)各色珠寶的8座金質(zhì)靈塔——歷史上8位達賴(lài)喇嘛的遺體存放之所。

 38歲的布達拉宮消防救援大隊教導員雷東可以熟練地說(shuō)出那24個(gè)漢字組成的御賜封號。17世紀,清朝順治皇帝冊封五世達賴(lài)為“西天大善自在佛所領(lǐng)天下釋教普通瓦赤喇怛喇達賴(lài)喇嘛”,此后,歷世“達賴(lài)喇嘛”都須經(jīng)過(guò)中央政府冊封。西大殿的一些珍貴壁畫(huà)就描繪了五世達賴(lài)進(jìn)京覲見(jiàn)皇帝的經(jīng)過(guò)。

 因此,在每一個(gè)夜晚,這些人所守護的,就包括中央政府與西藏之間關(guān)系的一些證物。

 雷東說(shuō),每一名在布達拉宮工作的消防員,首先都要從了解它的文化開(kāi)始,知道自己“用心守護”的是什么;然后,他們要花時(shí)間去熟悉布達拉宮內部的路線(xiàn),直到知道從什么位置、經(jīng)過(guò)哪條通道能夠最快到達哪個(gè)殿堂。新人對布達拉宮的初步認識通常需要兩周以上時(shí)間。

 在西大殿里過(guò)夜,冬季尤為難熬。依山而建、擁有1300多年歷史的布達拉宮是沒(méi)有取暖設施的,并且,出于防火的考慮,閉宮以后,除了值班區域和僧舍區域,所有房間都會(huì )斷電。

 夜間的布達拉宮殿堂里不存在長(cháng)明燈,或者任何其他形式的明火。每天的最后一名游客離宮后,傍晚,會(huì )由另一支混編的隊伍首先履行“查庫”程序:其中,文物管理人員查看那些珍貴的文物是否安好,消防員則要將手伸到每一個(gè)香爐里,檢查香灰是否仍有余溫,確認酥油池的每一根燈芯都已熄滅并被收入了燈芯桶里。一年365天,天天如此。

 據雷東解釋?zhuān)瑥姆阑鸷蜏缁鸬慕嵌葋?lái)看,夜間的西大殿是一個(gè)“快速反應點(diǎn)”??朔诎岛蛧篮诓歼_拉宮過(guò)夜的夜間小組,有助于實(shí)現內外接應和快速反應。

 布達拉宮主體由“紅宮”和“白宮”組成,白宮東門(mén)外是半山腰上的德央夏廣場(chǎng),游客平時(shí)由此處排隊進(jìn)殿。兩個(gè)消防班的人馬則長(cháng)期住在廣場(chǎng)四周清朝留下的房舍里,他們屬于部署在殿外的“前置備勤”力量;后方則是山腳下的大隊駐地——布達拉宮附屬建筑“雪城”區域的一處院落。

 山上山下,不同點(diǎn)位,目前共有47名消防員保護著(zhù)布達拉宮。他們的平均年齡是27歲,最年輕的出生于2002年,藏族消防員和漢族消防員大致各占一半。

 在一處舉世聞名的古代宮殿里做消防員,32歲的大隊團支部書(shū)記、布達拉宮消防站副站長(cháng)緱旭飛這樣形容這份工作的壓力:來(lái)到布達拉宮,“每天都是提心吊膽”。

 他常年帶隊住在德央夏區域。根據消防員們描述,那里夜間會(huì )有老鼠出沒(méi),有些隊員曾被咬傷。不過(guò),對他們來(lái)說(shuō),真正的挑戰永遠與火有關(guān)。

 雷東說(shuō),在布達拉宮會(huì )養成一些職業(yè)習慣,比如,“我們的鼻子經(jīng)常就要聞一聞?dòng)袥](méi)有濃煙的味道”。在一些特殊天氣,圍墻上探照燈的光線(xiàn)遠看像是彌漫著(zhù)一層煙霧,他們需要立即派人去檢查。這種警覺(jué)是長(cháng)年累月養成的。

 他表示,很難說(shuō)一年里哪些日子會(huì )更加緊張或者松弛?!懊恳惶於际蔷o張的,因為布達拉宮不能出任何事情?!?

 布達拉宮消防救援大隊沒(méi)有拍過(guò)一張真正的“全家?!?。在這里駐守過(guò)多年的拉薩消防救援支隊辦公室主任優(yōu)拉才讓解釋?zhuān)瑥脑绲酵?,隊員們總是分在不同的點(diǎn)位上巡邏,盡管都在布達拉宮,但無(wú)法真正聚齊。

 優(yōu)拉才讓曾經(jīng)夢(mèng)到處置布達拉宮的火情,幸而那只是夢(mèng)境?;鹎椴攀撬麄冏畲蟮呢瑝?mèng)。

 雷東記得,他剛到這里工作時(shí),一位上司列舉了隊里歷年所獲的眾多榮譽(yù),其中包括罕見(jiàn)的由國務(wù)院和中央軍委授予的“模范消防大隊”稱(chēng)號。不過(guò),令他印象最深的是一句教誨,“我們一只腳在榮譽(yù)的殿堂,一只腳在監獄的門(mén)口”。

 布達拉宮最近一次失火發(fā)生在1984年6月17日。那天半夜,強巴佛殿內的一盞三角吊燈發(fā)生電線(xiàn)短路,引起了火災。拉薩出動(dòng)了約3000人,因為當年消防能力不足,消防車(chē)也開(kāi)不上去,人們在山上排成長(cháng)龍,用水盆和水桶端水滅火。

 根據記錄,那場(chǎng)火是在1984年6月18日凌晨2點(diǎn)20分左右撲滅的。強巴佛殿塌了一部分,130多部經(jīng)書(shū)燒成灰燼。當天,西藏自治區向布達拉宮派駐了歷史上第一個(gè)消防班。

 一位名叫瓊色的防火處參謀親歷了那場(chǎng)火災處置,他的一些手稿,包括他繪制的圖紙,至今仍然保存完好,作為對后人“警鐘長(cháng)鳴”的重要信息。今天,瓊色的職務(wù)是國家消防救援局局長(cháng),包括布達拉宮在內的古建筑保護,仍是他職責所系。

 那場(chǎng)火災的檔案就陳列在布達拉宮消防救援大隊入門(mén)處的醒目位置。39年,換了幾代消防員,這里沒(méi)再發(fā)生一次火情。今天的隊員必須加倍小心,以延長(cháng)這個(gè)寶貴的紀錄。

 時(shí)至今日,電氣隱患仍是他們的頭號敵人。2019年,國家消防救援局曾經(jīng)回顧了近10年間全國接報的392起文物古建筑火災,從成因來(lái)看,電氣問(wèn)題最多,占了近三分之一。

 自1984年以來(lái),布達拉宮經(jīng)歷了兩次整體的電路改造,小的改造則每年都有。每一年,電路都要請來(lái)第三方進(jìn)行檢測。這處世界文化遺產(chǎn)擁有太多的可燃物:數不勝數的經(jīng)幡、書(shū)籍、木材,還有那珍稀的貝葉經(jīng),由古人寫(xiě)在樹(shù)葉上,歷經(jīng)了千年風(fēng)化,在電火花面前尤為脆弱。

 降低布達拉宮用電負荷的種種努力一直在進(jìn)行。2020年,布達拉宮管理處的辦公區域由主建筑區“下遷”到了雪城,此舉減少了主建筑區四分之三的用電負荷。

 雷東能夠舉出不少類(lèi)似的例子:過(guò)去,人們可以在布達拉宮里開(kāi)火做飯、燒酥油茶,近幾年,煤氣灶、電爐、電磁爐都已杜絕,推行“集中炊事”,大家在食堂用餐,減少了火患;除了僧舍和辦公區,宮殿里是找不到電源插座的,早些年安裝的一些插座都已拆除。

 布達拉宮每個(gè)房間里的電流都是被監測的。從手機上,這位大隊教導員可以查看用電警報。每個(gè)房間會(huì )視情況設定一個(gè)額定電流,電流超過(guò)額定值的某個(gè)比例就會(huì )觸發(fā)報警。當某個(gè)房間的電流超過(guò)額定電流,“我們就會(huì )派人去看,根據需要遠程斷電”?!爸腔塾秒姟笔俏鞑叵谰仍傟犪槍Υ祟?lèi)建筑推行的7項新措施之一。

 在很多方面,布達拉宮一直在“做減法”。早些年,雪城有過(guò)不少住戶(hù),經(jīng)過(guò)多年努力,居民們陸續外遷。

 2006年,信眾千百年來(lái)手持燃燒的酥油燈進(jìn)殿朝拜的習慣成為歷史,改為向燈池添加酥油。這一年,布達拉宮的“千供燈房”也從核心的“紅宮”遷到了雪城。這些轉變都經(jīng)過(guò)長(cháng)期的努力。

 關(guān)于這座宮殿,消防員們掌握的一些信息鮮為人知。他們不僅知道布達拉宮區域有55個(gè)消火栓,并且知道目前所有殿堂里的酥油池相加,總數是37個(gè),香爐則是28個(gè)。

 他們也比較清楚布達拉宮所處的紅山上有哪些雜草。冬季來(lái)臨時(shí),這些人的一項任務(wù)就是除草,以“降低布達拉宮外圍的火災荷載”?!皵夭荨钡植豢伞俺?,否則可能造成水土流失,那是布達拉宮所要注意的另一種威脅。

 針對地質(zhì)、地下水位甚至周邊的天氣,不同的監測系統圍繞著(zhù)布達拉宮,生成各種數據。根據西藏自治區文物局發(fā)布的消息,布達拉宮建立了雷電監測預警系統,當地有一個(gè)氣象站專(zhuān)為布達拉宮服務(wù)。

 雷電是布達拉宮頭頂的威脅。歷史上,這座宮殿多次因遭受雷擊而起火。雷雨天也是消防員們高度緊張、加大巡查力度的日子。

 不過(guò),消防員接觸更多的是另一個(gè)系統——火焰視頻監測系統。借助新的技術(shù)手段,只要酥油池的火苗突破設定的高度,他們就會(huì )收到警報。

 近幾年,布達拉宮里實(shí)施了一些更加精細的防火措施。2021年起,酥油池的液面下降了20厘米,以降低酥油外溢的風(fēng)險。每個(gè)酥油池都加了標尺,提示人們添加酥油時(shí)不要超過(guò)刻度。酥油池與地面之間則多了一個(gè)合金材質(zhì)的防火池,相當于“雙重保險”。

 此外,每個(gè)酥油池里的燈芯不能超過(guò)8根。燈芯桶也由木質(zhì)換成金屬,更密閉、更安全。

 從2022年開(kāi)始,所有的木質(zhì)香爐都換成了大理石香爐,并增加了防護底座?!俺瞬馁|(zhì)的變化,功能上沒(méi)有任何改變?!崩讝|強調。

 今年驗收通過(guò)的一項消防改造提升工程,是為布達拉宮安裝了長(cháng)度為17232米的感溫光纖,其作用是敏感地捕捉某一區域瞬時(shí)溫度值的異常變化。

 當然,并非所有新式裝備都會(huì )在這里應用。比如,布達拉宮沒(méi)有安裝自動(dòng)噴淋裝置。原因顯而易見(jiàn):這里香火繚繞,容易引發(fā)噴水,會(huì )使文物受損。

 這里的一些房間常年處于黑暗中,保持著(zhù)不通電的狀態(tài)。優(yōu)拉才讓舉例說(shuō),貝葉經(jīng)庫房就是如此。這種文獻存世稀少,由古人在貝多羅樹(shù)葉上寫(xiě)成。布達拉宮是全世界存放貝葉經(jīng)的一處重地,擁有至少2.94萬(wàn)葉。

 “貝葉經(jīng)是很脆的,”他說(shuō),水的壓力則很大。針對禁不起沖擊的文物,他們配備了背負式細水霧,這種裝備滅火時(shí)噴出的水是霧狀的。

 布達拉宮管理處不時(shí)舉辦一些文物保護交流活動(dòng),歡迎消防員參加。優(yōu)拉才讓說(shuō),這些交流有助于他們采取更適當的滅火戰術(shù)和防火措施,從而“精準保護文物”。比如,二氧化碳滅火器適合古籍,但不能用于瓷器。瓷器不怕火燒,反而會(huì )因快速冷卻而開(kāi)裂。

 在滅火這件事上,近幾年,這支消防大隊的年輕人產(chǎn)生了不少新的創(chuàng )意。他們重新設計了水帶背包,讓它從軟質(zhì)改為硬質(zhì),使水帶更方便從包里取出。他們還在布達拉宮預鋪了11條水帶干線(xiàn),常年鋪在那里,一旦需要滅火,只要相應的人手和消防車(chē)到達指定位置,可以直接加壓供水,不再需要臨時(shí)鋪設。

 “整個(gè)的滅火線(xiàn)路是貫通的”,雷東說(shuō),這樣至少能夠縮短60%的時(shí)間,也大為節省消防員的體力。

 在布達拉宮做消防員,一種例行訓練是“沖山跑”。穿著(zhù)全套戰斗服、背著(zhù)水帶背包,從山腳的消防大隊出發(fā),表現最好的消防員,用時(shí)3分40秒就能夠跑到德央夏廣場(chǎng),5分27秒可以到達金頂。常年爬上爬下,他們的膝關(guān)節比常人更易造成積液和磨損。

 當然,這些舉措和訓練的效果只能在演習中檢驗。每一個(gè)人都祈禱,那些預置的滅火設施永遠都沒(méi)有用武之地。

 他們的體能,有時(shí)會(huì )在救助游客時(shí)發(fā)揮作用。游客較多的夏季,他們平均每天要向7名游客提供救助服務(wù)。其中有殘聯(lián)介紹來(lái)的殘疾人,也有突發(fā)意外的游客——有的游客還沒(méi)見(jiàn)到布達拉宮入口,就已暈倒在上山臺階上。

 最長(cháng)的一次,兩名消防員輪流背著(zhù)一位患有腿疾的外地老人,在宮殿里轉了四五個(gè)小時(shí)。那位游客告訴他們,自己這輩子只有這么一次機會(huì )見(jiàn)到布達拉宮。

 對這支消防隊來(lái)說(shuō),幫助過(guò)的所有人里,一位名叫次仁玉珍的藏族老人是最為特殊的。她是雪城過(guò)去的居民,始終沒(méi)有遷走,一直住在消防隊營(yíng)區所在的院落。她是孤寡老人,同時(shí)也是聾啞人。有十幾年時(shí)間,布達拉宮一茬又一茬消防員事實(shí)上承擔了贍養她的責任。

 “她就把自己當成這家里面的一部分?!眱?yōu)拉才讓記得,她雖說(shuō)不出話(huà),但有需求時(shí),懂得去敲大隊長(cháng)的窗戶(hù)。消防員們輪流幫她梳頭、洗衣,送她就醫,過(guò)節時(shí)為她添置衣物首飾,并用輪椅推她上去逛布達拉宮。

 前些年,這位老人離世,也是這些年輕人按照藏族的習俗為她辦了后事。

 布達拉宮無(wú)疑是一個(gè)保存了許多秘密的地方,而它近40年無(wú)火災的秘密,就在這些人身上。在不同的年代,人們?yōu)楸Wo布達拉宮布設了重重防線(xiàn),但用雷東的話(huà)來(lái)說(shuō),人始終是最重要的那一道防線(xiàn)。

 近40年里,這支隊伍有許多姓名被寫(xiě)入了隊史館。頗為特殊的是一對父子:布達拉宮消防班第一任班長(cháng)瓊達的兒子羅桑念扎,多年以后也擔任過(guò)大隊長(cháng)。

 隊史館里陳列著(zhù)一個(gè)完全比照布達拉宮而制作的沙盤(pán)模型,四周?chē) 安歼_拉宮”的,是一圈大小不一的鵝卵石,每塊上面都寫(xiě)著(zhù)人名。

 那些名字,屬于在這里工作過(guò)的歷代消防員。他們到拉薩河里去撿石頭,染了顏色,再鄭重簽上自己的名字。

 對這個(gè)舉動(dòng)的寓意,雷東的解釋是:即使離開(kāi)了這個(gè)崗位,“我們的心還是在這個(gè)地方”,還是在守護著(zhù)布達拉宮。

 (編輯:月兒)


布達拉宮近40年零火災是怎么做到的

 
[責任編輯: 315xwsy_susan]

免責聲明:

1、本網(wǎng)內容凡注明"來(lái)源:315記者攝影家網(wǎng)"的所有文字、圖片和音視頻資料,版權均屬315記者攝影家網(wǎng)所有,轉載、下載須通知本網(wǎng)授權,不得商用,在轉載時(shí)必須注明"稿件來(lái)源:315記者攝影家網(wǎng)",違者本網(wǎng)將依法追究責任。
2、本文系本網(wǎng)編輯轉載,轉載出于研究學(xué)習之目的,為北京正念正心國學(xué)文化研究院藝術(shù)學(xué)研究、宗教學(xué)研究、教育學(xué)研究、文學(xué)研究、新聞學(xué)與傳播學(xué)研究、考古學(xué)研究的研究員研究學(xué)習,并不代表本網(wǎng)贊同其觀(guān)點(diǎn)和對其真實(shí)性負責。
3、如涉及作品、圖片等內容、版權和其它問(wèn)題,請作者看到后一周內來(lái)電或來(lái)函聯(lián)系刪除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