經典美文 :語言大師葉圣陶筆下的印光法師和弘一法師

  來源:華人佛教文/葉圣陶2021-07-19
打印本文
核心提示:在到功德林去會見弘一法師的路上,我懷著似乎從來不曾有過的潔凈的心情;也可以說帶著渴望。弘一法師就是李叔同先生,我對于他的書畫篆刻都中意。
       文/葉圣陶《兩法師》

在到功德林去會見弘一法師的路上,我懷著似乎從來不曾有過的潔凈的心情;也可以說帶著渴望。弘一法師就是李叔同先生,我對于他的書畫篆刻都中意。

以后數年,聽人說李先生已經出了家,在西湖某寺,現在稱弘一了。于是不免向豐子愷先生詢問關于弘一法師的種種。十分感興趣之余,自然來了見一見的愿望。

以后遇見子愷先生,他常常告訴我弘一法師的近況。記得有一次給我看弘一法師的來信,中間有“葉居士”云云,我看了很覺慚愧,雖然“居士”不是什么特別的尊稱。

一天,我去上班,劈面來三輛人力車。最先是個和尚,我并不介意。第二是子愷先生,他驚喜似地向我點頭。我也點頭,心里就閃電般想起“后面一定是他”。

人力車夫跑得很快,第三輛一霎經過時,我見坐著的果然是個和尚,清癯的臉,頷下有稀疏的長髯。我的感情有點激動,“他來了!”這樣想著,屢屢回頭望那越去越遠的車篷的后影。

第二天,就接到子愷先生的信,約我星期日到功德林去會見。弘一法師是深深嘗了世間味,探了藝術之宮的,卻回過來過那種通常以為枯寂的持律念佛的生活,他的態度該是怎樣,他的言論該是怎樣,實在難以懸揣。

走上功德林的扶梯,被侍者導引進那房間時,近十位先到的人恬靜地起立相迎??看暗淖蠼?,正是光線最明亮的地方,站著那位弘一法師,帶笑的容顏,細小的眼眸子放出晶瑩的光。

丏尊先生給我介紹之后,叫我坐在弘一法師的側邊。

弘一法師坐下來之后,就悠然數著手里的念珠。我想一顆念珠一聲“阿彌陀佛”吧,本來沒有什么話要向他談,見這樣更沉入近乎催眠狀態的凝思,言語是全不需要了。

可怪的是在座一些人,或是他的舊友,或是他的學生,在這難得的會晤時,似乎該有好些抒情的話與他談,然而大家也只默然。未必因僧俗殊途,塵凈異致,而有所矜持吧?;蛟S他們以為這樣默對一二小時,已勝于十年的晤談了。

晴秋的午前,時光在恬然的靜默中經過,覺得有難言的美。

隨后又來了幾位客,向弘一法師問幾時來的,到什么地方去那些話。他的回答總是一句短語,可是殷勤極了,有如傾訴整個心愿。

因為弘一法師是過午不食的,十一點鐘就開始聚餐。我看他那曾經揮灑書畫、彈奏鋼琴的手鄭重地夾起一莢豇豆來,歡喜滿足地送入口中去咀嚼的那種神情,真慚愧自己平時的亂吞胡咽。

“這碟子是醬油吧?”以為他要醬油,某君想把醬油碟子移到他前面?!安?,是這個日本的居士要?!惫?,這位日本人道謝了,法師于無形中體會到他的愿欲。

石岑先生愛談人生問題,著有《人生哲學》,席間他請弘一法師談些關于人生的意見。

“慚愧,”弘一法師虔敬地回答,“沒有研究,不能說什么?!?

我想,問他像他這樣的生活,達到了怎樣一種境界,或者比較落實一點兒。然而健康的人不自覺健康,哀樂的當時也不能描狀哀樂;境界又豈是說得出的。我就把這意思遣開,從側面看弘一法師的長髯以及眼邊細密的皺紋,出神久之。

飯后,他說約定了去見印光法師,誰愿意去可同去。印光法師這個名字知道得很久了, 并且見過他的文鈔,是現代凈土宗的大師,自然也想見一見。同去者計七八人。

決定不坐人力車,弘一法師拔腳就走,我開始驚異他步履的輕捷。他的腳是赤著的,穿一雙布縷纏成的行腳鞋。這是獨特健康的象征啊,同行的一群人哪里有第二雙這樣的腳。慚愧,我這年輕人常常落在他背后。

我在他背后這樣想:他的行止笑語,真所謂純任自然,使人永不能忘,然而在這背后卻是極嚴謹的戒律。

丏尊先生告訴我,他曾經嘆息中國的律宗有待振起,可見他是持律極嚴的。他念佛,他過午不食,都為的持律。但持律而到達非由“外鑠”的程度,人就只覺得他一切純任自然了。

似乎他的心非常之安,躁忿全消,到處自得;似乎他以為這世間十分平和,十分寧靜,自己處身其間,甚而至于會把它淡忘。他與我們差不多處在不同的兩個世界。

到新閘太平寺,有人家借這里辦喪事,樂工以為吊客來了,預備吹打起來,及見我們中間有一個和尚,而且問起的也是和尚,才知道誤會,說道:“他們都是佛教里的?!?

寺役去通報時,弘一法師從包袱里取出一件大袖僧衣來(他平時穿的,袖子與我們的長衫袖子一樣),恭而敬之地穿上身,眉宇間異樣地靜穆。

我是歡喜四處看望的,見寺役走進去的沿街的那個房間里,有個軀體碩大的和尚剛洗了臉,背部略微佝著,我想這一定就是了。

果然,弘一法師頭一個跨進去時,就對這位和尚屈膝拜伏,動作嚴謹且安詳,我心里肅然,有些人以為弘一法師該是和尚里的浪漫派,看見這樣可知完全不對。

印光法師的皮膚呈褐色,肌理頗粗,一望而知是北方人;頭頂幾乎全禿,發光亮;腦額很闊;濃眉底下一雙眼睛這時雖不戴眼鏡,卻用戴了眼鏡從眼鏡上方射出眼光來的樣子看人,嘴唇略微皺癟,大概六十左右了,弘一法師與印光法師并肩而坐,正是絕好的對比,一個是水樣的秀美,飄逸,一個是山樣的渾樸,凝重。

弘一法師合掌懇請了:“幾位居士都歡喜佛法,有曾經看了禪宗的語錄的,今來見法師,請有所開示,慈悲,慈悲?!睂τ谶@“慈悲,慈悲”感到深長的趣味。

“嗯,看了語錄,看了什么語錄?”印光法師的聲音帶有神秘味,我想這話里或者就藏著機鋒吧。沒有人答應。

弘一法師就指石岑先生,說這位先生看了語錄的。石岑先生說也不??茨膸追N語錄,只研究過法相宗的義理。

這就開了印光法師的話源。

“他說學佛須要得實益,徒然嘴里說說,作幾篇文字,沒有道理。他說人眼前最緊要的事情是了生死,生死不了,非常危險。他說某先生只說自己才對,別人念佛就是迷信,真不應該?!?

他說來聲色有點兒嚴厲,間以呵喝。

弘一法師再作第二次懇請,希望于儒說佛法會通之點給我們開示。

“印光法師說二者本一致,無非教人父慈子孝兄友弟恭等等。不過儒家說這是人的天職,人若不守天職就沒有辦法。佛家用因果來說,那就深奧得多。行善就有福,行惡就吃苦。人誰愿意吃苦呢?”

他的話語很多,有零星的插話,有應驗的故事,從其間可以窺見他的信仰與歡喜。他顯然以傳道者自任,故遇有機緣不憚盡力宣傳。弘一法師似乎春原上一株小樹,毫不愧怍地欣欣向榮,卻沒有凌駕旁的卉木而上之的氣概。

在佛徒中,這位老人的地位崇高極了,從他的文鈔里,有許多的信徒懇求他的指示,仿佛他就是往生凈土的導引者。

弘一法師第三次“慈悲,慈悲”地懇求時,是說這里有講經義的書,可讓居士們“請”幾部回去。這個“請”字又有特別的味道。

房間的右角里,線袋、平袋的書堆著不少,不禁想起外間紛紛飛散的那些宣傳品。我分到黃智海演述的《阿彌陀經白話解釋》,大圓居士說的《般若波羅蜜多心經講義》,李榮祥編的《印光法師嘉言錄》三種。

于是弘一法師又屈膝拜伏,辭別。印光法師點著頭,從不大敏捷的動作上顯露他的老態。

待我們都辭別了走出房間,弘一法師伸兩手,鄭重而輕捷地把兩扇門拉上了。隨即脫下那件大袖的僧衣,就人家停放在寺門內的包車上,方正平帖地把它摺好包起來。

弘一法師就要回到江灣子愷先生的家里,石岑先生予同先生和我就向他告別。這位帶有通常所謂仙氣的和尚,將使我永遠懷念了。
        

編輯:紅研

 
[責任編輯: 315xwsy_susan]

免責聲明:

1、本網內容凡注明"來源:315記者攝影家網"的所有文字、圖片和音視頻資料,版權均屬315記者攝影家網所有,轉載、下載須通知本網授權,不得商用,在轉載時必須注明"稿件來源:315記者攝影家網",違者本網將依法追究責任。
2、本文系本網編輯轉載,轉載出于研究學習之目的,為北京正念正心國學文化研究院藝術學研究、宗教學研究、教育學研究、文學研究、新聞學與傳播學研究、考古學研究的研究員研究學習,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。
3、如涉及作品、圖片等內容、版權和其它問題,請作者看到后一周內來電或來函聯系刪除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