雪竹的品格

  來源:人民日報王秉良2024-01-25
打印本文
核心提示:大雪過后,徐熙聚焦在山野的一角,不知道下了多少功夫、花了多長時間,才完成這幅《雪竹圖》。它畫在絹上,筆觸那樣精謹細密。不,已經看不出筆觸,就像傳說里仙子的衣服沒

大雪過后,徐熙聚焦在山野的一角,不知道下了多少功夫、花了多長時間,才完成這幅《雪竹圖》。它畫在絹上,筆觸那樣精謹細密。不,已經看不出筆觸,就像傳說里仙子的衣服沒有接縫一樣,臨摹的人也該無處措手,不知道應從哪里起筆。


徐熙會在嚴寒的冬日里,撐起絹布對著實景一筆一筆描摹嗎?不會的,他就像后來的文與可一樣,也有成竹在胸。他一筆筆渲染,一筆筆皴擦,畫出陰冷的天,畫出山石的肌理,留白處被反襯得晶瑩素潔。那是竹葉、山石間覆蓋的積雪。雪也把翠竹、枯木、山石和芭蕉照映得帶著透明的質感。粉妝玉琢也就是這樣吧?

竹子是畫面的主角,在畫家心中,它其實是一種人文精神的物化。這一叢竹子,勁挺、秀雅,堅貞、清俊。在先民《詩經》的吟唱中,它就和君子相互映照著,“瞻彼淇奧,綠竹猗猗。有匪君子,如切如磋,如琢如磨”。王羲之的兒子王子猷即便暫時借住在別人的空宅,也要讓人趕緊種上竹子,對著竹子一番嘯詠后說:何可一日無此君。蘭亭詩會、竹林七賢、竹溪六逸,那么多高人逸士都在青青的竹林中集會、歌詠。有的寫詩,有的畫畫。徐熙也不是第一個畫雪竹的。米芾記載唐代的夢休畫過一幅雪竹,也是把巨石、枯木、雪竹畫在一起。它們臨著未結冰的水面,水中反射著巨石、枯木的倒影。這在中國古畫中著實難得一見。這樣看來,前代畫家已經開辟了雪竹的畫種。徐熙的這幅畫為什么成為經典,讓人們代代珍視呢?

這幅畫沒有其他顏色,完全是或濃或淡的水墨渲染勾勒而成,生出墨分五彩的微妙之趣。

有人畫畫把怡紅快綠盡情鋪陳,流光溢彩的是富貴氣。徐熙水墨渲淡的枯木野竹,散發著野逸的氣質。五代花鳥畫影響最大的畫家中,南唐的徐熙和西蜀的黃筌就有鮮明的標簽:徐熙野逸,黃筌富貴。畫家畫出來的圖像,反映著各自的志趣和修養,其實畫的是自我的心相。當然,這和他們的生活閱歷、耳目所見所聞是分不開的。黃筌是西蜀宮廷畫家,生活條件優越,又要滿足皇室的審美趣味,自然就把畫面的“富貴氣”作為審美追求了。宋代的郭若虛在《圖畫見聞志》中說,徐熙是“江南處士,志節高邁,放達不羈。多狀江湖所有?!?

后來的文人逸士,很多都是徐熙的知音。宋代的米芾說:“黃筌畫不足收,易摹。徐熙畫不可摹?!泵鞔耐跏镭懺凇懂嫲纤氖住分姓f:“人以為徐熙之野逸勝黃筌之富艷,品遂分矣?!?

竹子是這幅畫的主角,畫上描繪的還有它的知己:枯木歷經滄桑,虬曲、瘠瘦,石頭堅硬、奇崛。就像蘇東坡說的那樣:“竹寒而秀,木瘠而壽,石丑而文,是為三益之友?!彼鼈?,都是竹子的知己朋友。

畫里還有芭蕉,那春夏時節的滿目蔥綠,如今已枯黃、破碎,它被蟲蟻啃食,被時光腐蝕,葉子上滿是孔洞。芭蕉本來就是速朽之物,寒風一起,就凋殘破敗,就像古人眼中無常的人生。

在如此澄澈、如此靜謐的畫面中,我看到了它背后的激烈沖突,聽到了當下時空之外的聲響。

畫的右側,一棵最粗大的竹子從根部折斷了,另一棵被壓得左右扭曲,殘損的痕跡昭示著它們遭受的創傷。住在竹林之畔的人,在大雪之夜常會聽到爆裂一般的折竹聲。白居易的《夜雪》詩就寫道:“夜深知雪重,時聞折竹聲?!?

靜謐之中,竹子也會發出另一種聲音。那是來年的一場春雨后,滿山竹筍鉆出地面,會響起細碎的、幽微的拔節聲?!翱┲┲ā薄案O窸窣窣”,那是生命的律動,是隱藏在徐熙畫面之后的另一番圖景。

徐熙在一棵竹子上用篆字倒著寫了“此竹價重黃金百兩”八個字。但這幾棵竹子,身價是黃金衡量不了的。這野逸的雪竹,富的是內涵,貴的是品格。

(編輯:映雪)



雪竹的品格



 
[責任編輯: 315xwsy_susan]

免責聲明:

1、本網內容凡注明"來源:315記者攝影家網"的所有文字、圖片和音視頻資料,版權均屬315記者攝影家網所有,轉載、下載須通知本網授權,不得商用,在轉載時必須注明"稿件來源:315記者攝影家網",違者本網將依法追究責任。
2、本文系本網編輯轉載,轉載出于研究學習之目的,為北京正念正心國學文化研究院藝術學研究、宗教學研究、教育學研究、文學研究、新聞學與傳播學研究、考古學研究的研究員研究學習,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。
3、如涉及作品、圖片等內容、版權和其它問題,請作者看到后一周內來電或來函聯系刪除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