智能家居APP各自為戰!為何難以互聯(lián)互通,“堵點(diǎn)”在哪?

  來(lái)源:工人日報 中國青年網(wǎng)2024-06-19
打印本文
核心提示:如今,許多家居產(chǎn)品都可以通過(guò)APP實(shí)現遠程控制,家居生活的科技感和便利性大幅提升。然而,大部分智能家居APP生態(tài)封閉、各自為戰,無(wú)法互聯(lián)互通,每購置一個(gè)品牌的智能家居

如今,許多家居產(chǎn)品都可以通過(guò)APP實(shí)現遠程控制,家居生活的科技感和便利性大幅提升。然而,大部分智能家居APP生態(tài)封閉、各自為戰,無(wú)法互聯(lián)互通,每購置一個(gè)品牌的智能家居產(chǎn)品,就需下載一個(gè)APP。業(yè)內人士指出,如果由相關(guān)主管部門(mén)出面或牽頭、大企業(yè)參與,共同打造一個(gè)智能家居操作系統,吸納盡可能多的品牌產(chǎn)品在系統內運行,同時(shí)做好對用戶(hù)隱私權限的監管,可以為未來(lái)構建智能家居物聯(lián)網(wǎng)創(chuàng )造條件。

智能家居APP各自為戰!為何難以互聯(lián)互通,“堵點(diǎn)”在哪?

6月17日18點(diǎn),在擁擠的北京晚高峰地鐵上,吳欣依次打開(kāi)手機上5個(gè)不同的智能家居APP進(jìn)行遠程操作,為回家做準備:熱水器提前燒水、打開(kāi)客廳空調制冷、點(diǎn)擊監控攝像頭觀(guān)察寵物貓的居家情況、查看寵物自動(dòng)喂食機里的貓糧余量、確認電飯煲是否按照預約時(shí)間開(kāi)始煮飯……一通操作下來(lái),地鐵已經(jīng)駛過(guò)2站。這樣的智能家居APP,吳欣的手機里安裝了12個(gè)。

隨著(zhù)物聯(lián)網(wǎng)技術(shù)在家居領(lǐng)域的應用,如今,許多家居產(chǎn)品都可以通過(guò)APP實(shí)現遠程控制,家居生活的科技感和便利性大幅提升。然而,大部分智能家居APP生態(tài)封閉、各自為戰,無(wú)法互聯(lián)互通,每購置一個(gè)品牌的智能家居產(chǎn)品,就需下載一個(gè)APP。手機越來(lái)越“臃腫”,導致消費者智能家居生活面臨新的“堵點(diǎn)”。

冗余的軟件與出讓的隱私

作為一個(gè)上班族,吳欣熱衷選購各種新潮的智能家居產(chǎn)品。然而,隨著(zhù)家里的智能家居產(chǎn)品越來(lái)越多,吳欣手機里下載的家居品牌APP數量也越來(lái)越多。如今,她的手機里已經(jīng)安裝了12款智能家居APP。

“有時(shí)候打開(kāi)手機都是懵的,得反應一會(huì )兒才能確定該先點(diǎn)哪個(gè)APP?!眳切勒f(shuō)。

為了應付越來(lái)越多的APP,吳欣將使用頻率較高的熱水器、空調、監控攝像頭、寵物自動(dòng)喂食機、掃地機、洗烘一體機對應的6個(gè)軟件集中到同一界面,方便隨時(shí)打開(kāi)查看。其他使用頻率較低的智能音箱、電飯煲、冰箱、電視機、落地扇、智能門(mén)鎖等家居用品的控制軟件,則被收納進(jìn)“生活助理”文件夾。

“我粗略算過(guò),這些軟件占用的空間有10多個(gè)G,感覺(jué)手機都變‘臃腫’了。真想有一個(gè)遙控器能一鍵指揮所有智能家居產(chǎn)品!”吳欣告訴記者,越來(lái)越多的APP不僅在使用操作上帶來(lái)不便,而且每個(gè)APP都要單獨注冊?!耙顚?xiě)各種個(gè)人信息,有的還要人臉識別,APP還會(huì )索取文件存儲和讀取、攝像頭、用戶(hù)行為偏好等各種權限,軟件越多,出讓的隱私內容就越多?!眳切缹Υ烁械讲话?。

被五花八門(mén)的智能家居APP所困擾的不止吳欣。近日,話(huà)題“買(mǎi)5臺家電后我被迫下了4個(gè)APP”登上熱搜,引發(fā)網(wǎng)友“吐槽”。

產(chǎn)業(yè)界也關(guān)注到了智能家居聯(lián)通不暢的問(wèn)題。根據艾瑞咨詢(xún)發(fā)布的《2023年中國智能家居(AIoH)發(fā)展白皮書(shū)》(以下簡(jiǎn)稱(chēng)《白皮書(shū)》),我國智能家居行業(yè)發(fā)展經(jīng)過(guò)了單品智能啟蒙期后,進(jìn)入互聯(lián)互通融合期。在該階段,互聯(lián)互通存在局限,業(yè)內玩家各自為戰,從自身生態(tài)互通到跨品牌的產(chǎn)品互聯(lián)仍需要長(cháng)期突破。

無(wú)法互聯(lián)互通并非技術(shù)問(wèn)題

智能家居產(chǎn)品為何難以互聯(lián)互通,“堵點(diǎn)”在哪?

“智能家居在技術(shù)層面是可以解決互通的?!辟Y深產(chǎn)業(yè)經(jīng)濟觀(guān)察人士梁振鵬舉例分析,目前某些手機自身就能充當智能家居的操作系統,其可以兼容不同品牌的家居家電產(chǎn)品在該系統上運轉,解決跨平臺、跨品牌、跨品類(lèi)的互聯(lián)互通問(wèn)題。

“但實(shí)際上,很多消費者確實(shí)面臨家居產(chǎn)品無(wú)法互聯(lián)互通的問(wèn)題,這并不完全是技術(shù)層面的問(wèn)題?!绷赫聩i表示,不同品牌和廠(chǎng)商都有自己的利益訴求和立場(chǎng),例如某手機廠(chǎng)商如果自己也生產(chǎn)家居家電,那該廠(chǎng)家生產(chǎn)的家居家電,就不太可能在其他品牌的手機上實(shí)現聚合控制。

記者了解到,目前,智能家居行業(yè)內,通過(guò)Wi-Fi、藍牙和Zigbee等常見(jiàn)的通信協(xié)議,完全可以實(shí)現設備之間的協(xié)同工作,也可以搭載智能家居平臺對不同設備進(jìn)行集中管理。

但此類(lèi)平臺,正是各廠(chǎng)家和品牌爭奪的焦點(diǎn)。業(yè)內人士指出,各品牌都爭相推出自己的控制平臺,以此收集用戶(hù)信息、使用偏好等數據,來(lái)增強用戶(hù)黏性,為自家其他產(chǎn)品引流,從而形成品牌生態(tài)閉環(huán),搶占更大的智能家居市場(chǎng)。在這種商業(yè)邏輯的捆綁下,原本可以用于實(shí)現互聯(lián)互通的平臺反而成了難以打破的壁壘。

還有業(yè)內人士表示,目前,跨品牌互聯(lián)互通的技術(shù)方案和標準相對成熟,關(guān)鍵在于如何引導品牌做出行動(dòng),使其看到參與互聯(lián)互通之后的實(shí)際利益。

打通“堵點(diǎn)”仍需共同發(fā)力

智能家居設備跨平臺、跨品牌、跨品類(lèi)的互聯(lián)互通,不僅是消費者的期待,也是行業(yè)發(fā)展的趨勢和方向。上述《白皮書(shū)》預測,歷經(jīng)單品智能、互聯(lián)互通的階段后,智能家居3.0階段已基本實(shí)現設備間的聯(lián)通與場(chǎng)景自動(dòng)化,未來(lái)的演進(jìn)方向將聚焦于系統智能化水平的整體提升。

2023年7月,工信部出臺的《輕工業(yè)穩增長(cháng)工作方案(2023—2024年)》中提出,實(shí)施家居產(chǎn)業(yè)高質(zhì)量發(fā)展行動(dòng)方案,開(kāi)展智能家居互聯(lián)互通發(fā)展行動(dòng),強化標準引領(lǐng)和平臺建設,促進(jìn)家用電器、家具、五金制品、照明電器等行業(yè)融合發(fā)展。

今年7月1日起,行業(yè)標準《移動(dòng)互聯(lián)網(wǎng)+智能家居系統 跨平臺接入認證技術(shù)要求》將正式實(shí)施,該標準將指導智能家居應用終端、控制類(lèi)終端、App、云平臺等相關(guān)產(chǎn)品的互聯(lián)互通軟件的開(kāi)發(fā)。

不少業(yè)內人士表示,行業(yè)標準的頒布和實(shí)施對頭部智能家居企業(yè)而言,是一個(gè)重要的指導和參考,有利于推動(dòng)提升各設備之間的兼容性,實(shí)現較大范圍的互聯(lián)互通。

“需要注意的是,行業(yè)標準不是強制性的,企業(yè)是否愿意朝這個(gè)方向兼容,終究是一個(gè)市場(chǎng)行為?!绷赫聩i認為,如果由相關(guān)主管部門(mén)出面或牽頭、大企業(yè)參與,共同打造一個(gè)智能家居操作系統,吸納盡可能多的品牌產(chǎn)品在系統內運行,同時(shí)做好對用戶(hù)隱私權限的監管,才能在更大程度上滿(mǎn)足消費者的期待,為未來(lái)構建智能家居物聯(lián)網(wǎng)創(chuàng )造條件。

(編輯:鳴嫡)


智能家居APP各自為戰!為何難以互聯(lián)互通,“堵點(diǎn)”在哪?

 
[責任編輯: 315xwsy_susan]

免責聲明:

1、本網(wǎng)內容凡注明"來(lái)源:315記者攝影家網(wǎng)"的所有文字、圖片和音視頻資料,版權均屬315記者攝影家網(wǎng)所有,轉載、下載須通知本網(wǎng)授權,不得商用,在轉載時(shí)必須注明"稿件來(lái)源:315記者攝影家網(wǎng)",違者本網(wǎng)將依法追究責任。
2、本文系本網(wǎng)編輯轉載,轉載出于研究學(xué)習之目的,為北京正念正心國學(xué)文化研究院藝術(shù)學(xué)研究、宗教學(xué)研究、教育學(xué)研究、文學(xué)研究、新聞學(xué)與傳播學(xué)研究、考古學(xué)研究的研究員研究學(xué)習,并不代表本網(wǎng)贊同其觀(guān)點(diǎn)和對其真實(shí)性負責。
3、如涉及作品、圖片等內容、版權和其它問(wèn)題,請作者看到后一周內來(lái)電或來(lái)函聯(lián)系刪除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