遺址公園內摔傷,公園管理者必須擔責嗎?

  來(lái)源:人民法院報2024-06-19
打印本文
核心提示:近日,北京市海淀區人民法院審結一起侵權糾紛案,經(jīng)審理,判決駁回了原告小張的全部訴請。小張到遺址公園游玩,在行進(jìn)路上失足卡入人行道中的排水溝內,當場(chǎng)摔倒致手臂骨折

近日,北京市海淀區人民法院審結一起侵權糾紛案,經(jīng)審理,判決駁回了原告小張的全部訴請。

小張到遺址公園游玩,在行進(jìn)路上失足卡入人行道中的排水溝內,當場(chǎng)摔倒致手臂骨折。因與遺址公園就賠償協(xié)商未果,故將遺址公園訴至法院,要求賠償醫療費、誤工費、護工費、殘疾賠償金、營(yíng)養費及后續醫療費等共計25萬(wàn)余元。

原告小張訴稱(chēng),2020年3月初,自己與朋友相約到遺址公園賞花,在黑天鵝景區附近,腳踏入人行道上的排水溝內摔倒,致手臂骨折,為此花費較大。遺址公園沒(méi)有在排水溝旁設置危險提示類(lèi)的警示牌,存在過(guò)錯,應承擔公共安全保障義務(wù)。

被告遺址公園辯稱(chēng),導致小張摔倒的是遺址公園內的明渠排水溝,這些排水溝是幾百年前前人設計,公園僅有展示、維護該設計的責任,對設置此類(lèi)溝渠不存在任何過(guò)錯。另,事發(fā)地前后有多處類(lèi)似排水溝,小張應對事發(fā)地的地形有明確的認知,遺址公園對小張的損害不存在任何過(guò)錯,故不應承擔責任。

法院審理后認為,遺址公園不同于一般游覽性公園,是國家重點(diǎn)文物保護單位,旨在利用遺址資源,對遺址進(jìn)行保護、修復、展示。本案所涉排水溝是前人為方便雨水流通設計,且位置明顯,不具有明顯危險,故遺址公園在道路設置和管理上并不存在過(guò)錯,不存在違反安全保障義務(wù)的情形。另外,案涉道路上有多條排水溝,行人不論從哪個(gè)方向行進(jìn),均可在可視范圍內知曉排水溝的存在。小張作為完全民事行為能力人,在游覽遺址公園時(shí),應做到謹慎注意。法院遂判決駁回原告的全部訴請。

宣判后,小張提起上訴,二審維持原判。該判決現已生效。(史敬陽(yáng))

■法官說(shuō)法■

《最高人民法院關(guān)于適用〈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典〉時(shí)間效力的若干規定》第一條第二款規定:“民法典施行前的法律事實(shí)引起的民事糾紛案件,適用當時(shí)的法律、司法解釋的規定,但是法律、司法解釋另有規定的除外?!贝税甘鹿拾l(fā)生在2020年3月,故應適用事故發(fā)生時(shí)的法律即侵權責任法。

根據我國侵權責任法的相關(guān)規定,構成侵權的四個(gè)要件分別為侵害行為、過(guò)錯、損害后果、侵害行為與損害后果之間有因果關(guān)系。根據我國侵權責任法第三十七條第一款的規定:“賓館、商場(chǎng)、銀行、車(chē)站、娛樂(lè )場(chǎng)所等公共場(chǎng)所的管理人或者群眾性活動(dòng)的組織者,未盡到安全保障義務(wù),造成他人損害的,應當承擔侵權責任?!背袚踩U狭x務(wù)責任的前提是安全保障義務(wù)主體未盡到安全保障義務(wù),存在過(guò)錯。就本案而言,小張以遺址公園未盡到安全保障義務(wù)為由起訴,經(jīng)法院查明,遺址公園的特殊性決定了其排水溝為明渠,且該種設置形式是為前人設計,遺址公園僅有維護、修復的責任,無(wú)權更改,故遺址公園對排水溝的設置無(wú)過(guò)錯,小張要求遺址公園承擔賠償責任,沒(méi)有依據。

(編輯:映雪)


遺址公園內摔傷,公園管理者必須擔責嗎?
 
[責任編輯: 315xwsy_susan]

免責聲明:

1、本網(wǎng)內容凡注明"來(lái)源:315記者攝影家網(wǎng)"的所有文字、圖片和音視頻資料,版權均屬315記者攝影家網(wǎng)所有,轉載、下載須通知本網(wǎng)授權,不得商用,在轉載時(shí)必須注明"稿件來(lái)源:315記者攝影家網(wǎng)",違者本網(wǎng)將依法追究責任。
2、本文系本網(wǎng)編輯轉載,轉載出于研究學(xué)習之目的,為北京正念正心國學(xué)文化研究院藝術(shù)學(xué)研究、宗教學(xué)研究、教育學(xué)研究、文學(xué)研究、新聞學(xué)與傳播學(xué)研究、考古學(xué)研究的研究員研究學(xué)習,并不代表本網(wǎng)贊同其觀(guān)點(diǎn)和對其真實(shí)性負責。
3、如涉及作品、圖片等內容、版權和其它問(wèn)題,請作者看到后一周內來(lái)電或來(lái)函聯(lián)系刪除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