讓網(wǎng)絡(luò )直播傳遞更多向上向善正能量

  來(lái)源:人民網(wǎng)-人民日報金 歆2024-06-20
打印本文
核心提示:網(wǎng)絡(luò )直播因其具有交互性、沉浸感、參與感,在推廣特色產(chǎn)品、助力鄉村全面振興等方面發(fā)揮了重要作用,近年來(lái)深受一些網(wǎng)民喜愛(ài)。與此同時(shí),戶(hù)外直播擾亂公共秩序、直播帶貨虛

網(wǎng)絡(luò )直播因其具有交互性、沉浸感、參與感,在推廣特色產(chǎn)品、助力鄉村全面振興等方面發(fā)揮了重要作用,近年來(lái)深受一些網(wǎng)民喜愛(ài)。與此同時(shí),戶(hù)外直播擾亂公共秩序、直播帶貨虛假宣傳等問(wèn)題也備受關(guān)注。如何揚長(cháng)避短,讓網(wǎng)絡(luò )直播充盈正能量?記者進(jìn)行了采訪(fǎng)。

網(wǎng)絡(luò )直播火起來(lái),助力經(jīng)濟社會(huì )發(fā)展

“這就是我們合作社的山羊,都是‘喝著(zhù)山泉水、吃著(zhù)山野菜’長(cháng)大的……”

一大早,安徽舒城縣志菊農民專(zhuān)業(yè)合作社理事長(cháng)張志菊一邊趕羊出圈,一邊用手機做起了直播,銷(xiāo)售羊肉等農產(chǎn)品。張志菊言語(yǔ)幽默,她手機里不斷閃出新訂單提醒。

“通過(guò)直播,網(wǎng)友可以真實(shí)看到農產(chǎn)品的生長(cháng)環(huán)境、制作過(guò)程,買(mǎi)起來(lái)更放心?!边@位“90后新農人”介紹,網(wǎng)絡(luò )直播解決了山七鎮及周邊鄉鎮近千戶(hù)群眾農副產(chǎn)品銷(xiāo)售難的問(wèn)題,合作社農產(chǎn)品年銷(xiāo)售額達到數百萬(wàn)元。

“直播帶貨可以縮短流通環(huán)節,促進(jìn)優(yōu)質(zhì)農業(yè)產(chǎn)品、特色品牌向標準化以及品牌化方向發(fā)展,并延長(cháng)農產(chǎn)品的產(chǎn)業(yè)鏈?!敝袊嗣翊髮W(xué)農村發(fā)展研究所所長(cháng)鄭風(fēng)田說(shuō),此外,直播電商相比純貨架式電商,操作門(mén)檻更低,也帶動(dòng)了新一代農民適應數字化發(fā)展趨勢。

近年來(lái),各部門(mén)及直播平臺積極推進(jìn)電商助農,讓越來(lái)越多的農民當上了“新農人”。僅在某電商平臺,2022年9月至2023年9月直播間農特產(chǎn)講解總時(shí)長(cháng)就達3778萬(wàn)小時(shí)。不久前,國家發(fā)展改革委、國家數據局發(fā)布方案,提出深入發(fā)展“數商興農”,開(kāi)展直播電商助農行動(dòng)。2023年農村網(wǎng)絡(luò )零售額達到2.49萬(wàn)億元。

不僅是電商直播,在文娛直播領(lǐng)域,近年來(lái)也有許多優(yōu)秀主播,積極弘揚優(yōu)秀傳統文化、傳播知識、普及法律等。

“燕燕儂是個(gè)小姑娘,儂做媒人不像樣……”唱腔精致,布景古雅。直播間里,一曲滬劇《燕燕做媒》,數萬(wàn)觀(guān)眾在線(xiàn)觀(guān)看。

2023年6月,上海滬劇院的青年演員郜逸萍第一次嘗試了直播,沒(méi)想到,短短兩個(gè)多月,就有了數萬(wàn)粉絲。

“清秀大方”“老弄堂里的天籟”……網(wǎng)友的彈幕評論,讓她信心倍增,也吸引戲曲界的一些劇種主播前來(lái)“取經(jīng)”。

如今,上海滬劇院的許多年輕演員開(kāi)通了直播。滬劇被越來(lái)越多觀(guān)眾,特別是年輕人了解。

去年底,在文化和旅游部指導下,中國文化館協(xié)會(huì )和抖音直播聯(lián)合發(fā)起鄉村文化能人直播扶持計劃;中國科學(xué)院跨年科學(xué)演講、大學(xué)直播公開(kāi)課等直播出圈;2024年春,快手推出“開(kāi)學(xué)第一課”系列直播活動(dòng),直播觀(guān)看人數超2135.5萬(wàn);北京市西城區檢察院為未成年人開(kāi)展普法直播……網(wǎng)絡(luò )直播火起來(lái),助力經(jīng)濟社會(huì )發(fā)展,讓人們感受到了強大的正向力量。

一些不當直播損害網(wǎng)民和社會(huì )公共利益

直播間人氣愈發(fā)火爆,但與此同時(shí),一些主播為了追求流量,動(dòng)起了“歪腦筋”,傳播不良信息,一些不當直播行為也擾亂了公共秩序,損害了公共利益。

深夜1點(diǎn),在某直播平臺,兩名女主播在進(jìn)行連線(xiàn)同時(shí)表演,由觀(guān)看的網(wǎng)友為其投票打賞。伴隨著(zhù)音樂(lè ),兩名女主播各自跳舞,眼看雙方支持數接近,其中一名女主播做出低俗動(dòng)作,煽動(dòng)大家支持自己。

“目前,平臺不斷加大對低俗直播內容的監管查處力度,多數平臺采取人工智能巡查與人工審核相結合的監管方式?!敝袊ù髮W(xué)傳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說(shuō),但深夜時(shí)段,人工審核可能會(huì )出現缺位。

除了傳播不良信息內容,一些主播還以“編造劇本”、出位扮丑等方式博眼球、吸引流量。不久前,王某某和覃某某事先編造“劇本”,直播“線(xiàn)下約架”,吸引近10萬(wàn)人次圍觀(guān),被公安機關(guān)查處;去年,某主播在直播時(shí),一連喝下4瓶白酒,導致死亡。

朱巍表示,這類(lèi)行為不僅傳播虛假信息和不良情緒,還易引起效仿?!耙蝗艘虼俗呒t,會(huì )讓更多人想要模仿?!?

除了傳播不良、低俗信息,一些主播在直播中,特別是“直播帶貨”(電商直播)中,進(jìn)行虛假宣傳,損害網(wǎng)民利益。

“皮膚干癢是因為缺水,一號鏈接產(chǎn)品就能解決問(wèn)題,只剩兩單了,拍完不補……”

北京居民李璐(化名)偶然點(diǎn)進(jìn)了一個(gè)醫美帶貨直播間,在主播一聲聲“超級低價(jià)錯過(guò)不再有”中,李璐花了數千元在直播間買(mǎi)了一張“萬(wàn)能美膚卡”。

可當她到線(xiàn)下門(mén)店使用該卡時(shí),“萬(wàn)能美膚”卻變成了基礎護膚服務(wù)。對方還不斷夸大其皮膚問(wèn)題,勸其購買(mǎi)更高端的護膚項目。

因涉及商品和服務(wù)交易,電商直播亂象將直接損害廣大網(wǎng)民的利益?!叭嗣裢对V”平臺數據顯示,2023年以來(lái),“直播帶貨”投訴量較高的問(wèn)題在于質(zhì)量問(wèn)題、夸大(虛假)宣傳、退貨退款難等。

“一些帶貨主播及其背后機構還運用各種套路誘使消費者買(mǎi)單?!闭憬∩鐣?huì )科學(xué)院智庫建設和輿情研究中心副主任姜佳將介紹,例如主播直播時(shí),事先安排人不停下單,造成產(chǎn)品被瘋搶的假象,誘使觀(guān)眾加速購買(mǎi)?!斑@種‘水軍’刷量造勢的‘玩法’在娛樂(lè )直播中也很常見(jiàn),例如用虛假的‘榜一大哥’激起其他觀(guān)看者的好勝心,誘使其進(jìn)行巨額打賞?!?

而在娛樂(lè )直播中,一些主播的不當直播行為,也會(huì )損害社會(huì )公眾利益。不久前,一名主播違規對正在隔離檢疫期的非展區大熊貓進(jìn)行直播,被該大熊貓保護研究中心多次勸告后仍不停止,最終被終身禁止進(jìn)入中心。

“網(wǎng)絡(luò )直播形式深受網(wǎng)民喜愛(ài),除了防范風(fēng)險外,還要善于引導,讓網(wǎng)絡(luò )直播的積極價(jià)值不斷擴大,為社會(huì )提供正向價(jià)值?!北本┐髮W(xué)教授張頤武說(shuō)。

加強執法監管,激勵優(yōu)質(zhì)內容生產(chǎn)

去年,四川涼山公安機關(guān)通報了一起涉網(wǎng)絡(luò )直播案件,引發(fā)廣泛關(guān)注。

“我可以花20塊錢(qián)去你家吃頓飯嗎?”2022年8月,城市游客“趙靈兒”與大涼山男青年“布曲”在涼山偶遇的視頻走紅網(wǎng)絡(luò )。強烈的反差感和浪漫的戲劇性氛圍,讓兩人迅速成為“網(wǎng)紅”。其后,兩人開(kāi)始直播帶貨,銷(xiāo)售“大涼山農產(chǎn)品”。

然而,2023年,兩人卻被公安機關(guān)抓獲。原來(lái),所謂淳樸善良的形象、“偶遇”等情節,均為MCN(多頻道網(wǎng)絡(luò ))公司設計編造,用于博眼球。兩人直播所售商品產(chǎn)地均不在大涼山。目前,兩人及其背后公司負責人均被法院以虛假廣告罪等判處有期徒刑。

涼山的這起案件,是近年來(lái)公安、司法、市場(chǎng)監管、網(wǎng)信等部門(mén)加大對涉直播違法犯罪整治力度的體現。今年起,中央網(wǎng)信辦部署開(kāi)展“清朗·網(wǎng)絡(luò )直播領(lǐng)域虛假和低俗亂象整治”專(zhuān)項行動(dòng),重點(diǎn)整治制作“扮窮”“賣(mài)慘”內容博眼球、在直播帶貨中進(jìn)行虛假宣傳等問(wèn)題;今年3月,最高檢部署專(zhuān)項行動(dòng),其中明確依法從嚴打擊網(wǎng)絡(luò )營(yíng)銷(xiāo)、直播帶貨等新業(yè)態(tài)下與人民群眾生活密切相關(guān)的常見(jiàn)偽劣商品違法犯罪。

執法亮劍,凈風(fēng)清氣。而要從根本上解決問(wèn)題,還需要立規矩管長(cháng)遠。

如何進(jìn)一步完善制度,專(zhuān)家建議可以加強主播信用管理?!艾F在一個(gè)賬號出現問(wèn)題,一般是大網(wǎng)紅才會(huì )被‘封臉’,其他靠‘賣(mài)慘、擦邊’獲取流量的小網(wǎng)紅,平臺只會(huì )依規封掉賬號,賬號背后的人、MCN公司并不會(huì )受到什么影響?!敝煳≌J為,這需要在后續的制度完善中予以關(guān)注。

預防青少年沉迷是未來(lái)直播管理制度要進(jìn)一步加強的重點(diǎn)。

“我明明設置了青少年模式,怎么半夜還能看直播呢?”北京市民孫杰(化名)發(fā)現,自己讀小學(xué)的兒子總是半夜偷拿手機看直播,有時(shí)候還進(jìn)行打賞。

通過(guò)暗中觀(guān)察,孫杰發(fā)現某短視頻直播軟件的問(wèn)題:“即便使用青少年模式,孩子只要退出當前賬號,用另一個(gè)手機號重新注冊一個(gè)新賬號,就能避開(kāi)青少年模式?!?

“相關(guān)部門(mén)的規則應該在現有基礎上更細化,督促平臺設置更嚴密的青少年模式,防止舉措流于形式?!北本┦星嗌倌攴稍c研究中心執行主任于旭坤說(shuō),例如《移動(dòng)互聯(lián)網(wǎng)未成年人模式建設指南(征求意見(jiàn)稿)》就提到,移動(dòng)智能終端應在家長(cháng)驗證并確認后,才能執行退出未成年人模式或恢復出廠(chǎng)設置等操作。

中央民族樂(lè )團與某直播平臺共同發(fā)起“DOU有國樂(lè )”計劃,樂(lè )團百名藝術(shù)家入駐某直播平臺開(kāi)啟直播。目前,來(lái)自中央民族樂(lè )團的藝術(shù)家“主播”們帶來(lái)了數千場(chǎng)精彩直播。去年8月,樂(lè )團藝術(shù)家們日常直播獲得的打賞流水已經(jīng)達到了200余萬(wàn)元。

中國人民大學(xué)教授李彪表示,通過(guò)直播平臺,為優(yōu)秀傳統文化“打賞”等現象,能激勵藝術(shù)家更好創(chuàng )作,形成良性循環(huán),是一種有益的雙贏(yíng),對此要給予鼓勵和保障。

“對于通過(guò)短視頻直播平臺進(jìn)行知識普及、優(yōu)秀傳統文化傳播的,不僅要允許他們通過(guò)直播付費、網(wǎng)絡(luò )打賞等模式獲取收入,還應在政策層面加以鼓勵與支持?!睆堫U武說(shuō)。

重慶大學(xué)教授張小強建議,知識分享、優(yōu)秀傳統文化等正能量領(lǐng)域主播,也要在直播形式上貼近網(wǎng)友,讓好的內容更有傳播力?!?人民日報 》( 2024年06月20日 19 版)

編輯:月兒


讓網(wǎng)絡(luò )直播傳遞更多向上向善正能量

 

免責聲明:

1、本網(wǎng)內容凡注明"來(lái)源:315記者攝影家網(wǎng)"的所有文字、圖片和音視頻資料,版權均屬315記者攝影家網(wǎng)所有,轉載、下載須通知本網(wǎng)授權,不得商用,在轉載時(shí)必須注明"稿件來(lái)源:315記者攝影家網(wǎng)",違者本網(wǎng)將依法追究責任。
2、本文系本網(wǎng)編輯轉載,轉載出于研究學(xué)習之目的,為北京正念正心國學(xué)文化研究院藝術(shù)學(xué)研究、宗教學(xué)研究、教育學(xué)研究、文學(xué)研究、新聞學(xué)與傳播學(xué)研究、考古學(xué)研究的研究員研究學(xué)習,并不代表本網(wǎng)贊同其觀(guān)點(diǎn)和對其真實(shí)性負責。
3、如涉及作品、圖片等內容、版權和其它問(wèn)題,請作者看到后一周內來(lái)電或來(lái)函聯(lián)系刪除。